沉檀无声

我在烈焰中战栗。

— — — —
=音子。绑文@唐宥。
日lof随意,我爱红心蓝手!
原创/安雷,欢迎大家找我玩嗷!♡

是清凉一夏的图!
— — — —
……似乎线稿比成稿好看的。
p1p2彩图,p3p4线稿。
p5是隐藏皮肤图层的魔性紫安【?】,大噶不要打我!?

吃冰棍的狮和吃西瓜的安!
是活动的图,没画完先放个线稿。(´ꑣ`)

最后1p原梗,在群里聊天时见到的,觉得很有趣就画了。
p4有惊喜,大家可以自行找找?
p5是上色版,但是对不起我实在不太会上色……【流泪】

悄悄放个草稿。
大概是复仇骑士刺杀皇子未遂?

【内心丰富的人就像是透过彩色玻璃闪耀的光。】
— — — —
p1 文字是德语,摘自泽野弘之的《Vogel im Kafig》。
p3 摘自《飞鸟集》。
— — — —
……电绘上色好难。但是安迷修好棒1551——

他的眼中。
— — — —
祝肃霜老师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XD
悄悄艾特一下老师 @RIME

“今夜看不到月色。”
“我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
— — — —
p2 p3不同色调。
p4是背景,很简陋。

……继续沙雕
p1 骑锤魔法狮
p2 睡着(不)的安哥

【安雷】凹凸奇侠

*字数2k3
*学pa 我流沙雕相声 看标题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文
*巨大ooc预警 巨大ooc预警 巨大ooc预警
*沉迷武侠小说的安雷酱(。)
*后续……我想是tan 90°的

﹉﹉﹉

且说那放学铃声早已响过,可教学楼里依旧人头攒动。
不甚宽敞的走廊里有两军对峙——不,是两名孤勇。他们身后的不过是看客,此时还在不断踊动着:
“快去,去把xx找来,年组第四第五要干仗了!”
“天啊!重头戏!”
“不会真打起来吧……”
“老大!你要是不打就让我——”
“闭嘴傻狗!(轻声)”
两名主角一言不发,只缓缓打圈走着,盯着对方的眼神是凶恶、是沉静、是势在必得的——那是狼的眼神。
同学们不安地兴奋地面无表情嬉皮笑脸地小声议论着。
片刻,两人中别着五道杠、校服笔挺的少年终于开口了,他沉声道:
“雷狮,你在午饭时刻拦住在下,有何贵干?”
“哈,”雷狮,另一名主角,拉了下头巾——这是他要搞事前的习惯动作,“我正想问问安迷修大班长,你是怕喉咙发霉筋抻不开?不去公园打太极非来招惹我们海盗团,您有何贵干啊?”
“兀那雷狮,我警告你休要在此罗唣!维护班级良好风气是在下职责所在,”安迷修抬了抬带着袖牌的左臂,“请你自重。”
“呵,洒家今天就是要灭你了,怎么样啊——您意下如何?我雷狮天地不怕,况一班长乎!”
“雷狮,你是在挑衅吗。”
“挑衅?笑话。我虽自在逍遥惯了,可从没招惹过你,是你刬得寻衅在先。”
“颠倒黑白,不可理喻!”
“好一个不可理喻,”雷狮冲着同学们摊手,“看看,理讲不通怎么办?”
雷狮转身,步步逼近安迷修,嘴角噙着残酷的笑意:“或者说——”他放低声音,凑的更近,身高优势使得安迷修不得不抬头看他,“——你想在这和我过两招?一会吊上房梁,”他伸出食指缓缓刮了一下安迷修的鼻子,“可别哭鼻子。”
“恶党,你岂有此理!!”
被冒犯了的班长立刻用力拍开他的手,恶党倒也不生气,脸上仍带着玩味的危险笑容。安迷修见此怒目圆睁,一甩手腕摆开架势:腰杆溜直胸脯高挺,捺开校服脚成八字。剑眉立,星目莹,真个是:卧如弓,站似松,不动不摇坐如钟!
“看来,”他捏着拳头痛心疾首道,“在下今天必须为正义挥拳!”
“哼,可笑。兀那花拳绣腿,也敢丢人现眼来!快把你那套土味拳法掸掸灰捧家去吧!”雷狮狞笑一声伸出中指,上身下倾腿向前弓,蓄势待发,好似猛虎将下山!
“尔休要噜苏,先吃我一掌呵!”
安迷修一个箭步逼向雷狮,抡圆了胳膊,铁掌高擎,劈将下来!
“——!!!”
凹凸中学的学生们被这凌厉的起势震得纷纷瞠目,不少同学手里的饭盒掉在地上溅了一裤子,四班的维德将水喝到了前襟上,六班的奇形和怪状甚至流下了鼻涕。一时间人声鼎沸,惊呼声倒抽凉气声叫骂声跺脚声不绝于耳:
“噫吁嚱,高哉!”
“Social!社会我安哥!”
“泼皮!你这腌臜盒饭溅了俺一身!”
“妙啊——”
“雷狮不怂就是干!”
这时一名同学高声喊道:“等等!”他颤抖着伸出食指,“那是……刚才那是——至尊大脖溜子!!!”
这六个字掷地有声,全场肃然三秒霎时再次爆沸:
“天啊!那不是失传已久了吗?!”
“据说安迷修家里是开武馆的,会不会……”
“WOW安哥居然……”
“Where is my JJ thing窝巢我盒饭啊!”
“好帅——!噫——!”
“DEEP♂DARK♂FANTASY!”
“老大揍他!锁他喉!攻他下盘噗呜
→↗↘↗→呜——吭哧!”
“啊!松口蠢狗……!”
且说那厢两人早已打得难舍难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会东风吹一会战鼓擂,先是胸口碎大石再是大石碎胸口……两人越打越流畅越打越眩目越打越风生水起,浑然一套造物天成,四只手掏来舞去就是碰不着对方分毫,好似同门师兄弟对练。只见衣袂飘飘汗水飞扬气喘微微,噔噔蹬蹬伸腿抬脚提拳挥掌耍的那是八蹄生风,简直要飘飘乎遗世独立羽化飞升踏着拍子打着奔进广寒宫从此神仙眷侣永世宿敌在无尽的天寿中打向时间的尽头。
两人一面打一面还有雅兴叫骂:
“浪荡乾坤,怎容你这恶党出来叫嚣!在下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把你那陈词滥调收起则个,打便打,好生啰嗦!”
“呔!你这惫懒货,还偷招!‘花拳绣腿’也偷吗?!无能!”
“少抢我台词!我还没说你丫偷师呢!就你那小儿杂耍,哥哥我不稀罕!”
“喝!”安迷修一记直拳冲雷狮面门揍将上去,被雷狮轻松躲过,“拿出真本事来,雷狮!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
雷狮闻言一笑,一闪身退至卫生角抄出一把暗紫色的扫帚。众人大惊。他沧海一声笑,将那扫帚舞的呼呼生风,倏地翻腕指向安迷修:
“哈哈!好啊安迷修,那今天洒家就姑且陪你认真玩上一玩,权做活动筋骨,打甚么要紧。算你走运,今儿就教你见识一下洒家的雷神之锤!”
雷狮说罢一记横扫,扫出一溜灰烟。身后撮子拖布横七竖八,衬得雷狮如伏尸上屹立不倒的将军,好不威武。
安迷修眼神在雷神之锤亮相的刹那就阴下来了。他道:
“好啊,动家伙了。尔不仁,便休怪在下不义!”
他双手一甩,两把缠着黄蓝胶布的铝尺应声出袖,寒光闪闪。他娴熟地翻了一个刀花——尺花,又激起同学们哇声一片。双方亮出武器后群情激昂呼声极高,又有同学的盒饭洒了书包被踩了领子被揪起来了鼻涕留下来了,惊呼声倒抽凉气声叫骂声跺脚声不绝于耳。
这时凹凸中学里唯一的明白人鬼狐见到两人动家伙事儿了,顿觉不妙。他不动声色地关掉录像界面揣好手机,身旁莱娜帮他别上“值周生”的袖标。他对着窗玻璃照了一下,抬腿走到那两人中间:
“两位且住。不要打架,金坷垃好处都有啥——”
雷狮立刻不耐烦地打断他:“吸收两千米下氮磷钾。这是哪根葱?”他回头问正捂着手跳脚的帕洛斯。
“鬼嘶——鬼狐。喏。”他伸手指指那袖标。
雷狮和安迷修同时看向鬼狐,他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呵。也不是不行……你,”雷狮面向鬼狐,将扫帚高高举过头顶,居高临下地笑着,“如果你挨下这一锤还不死的话——”
鬼狐心说卧槽这什么操作!
“等等住手!”安迷修一声大喝叫住雷狮。
“鬼狐同学,先不要听他胡诌。”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教他莫言语,“这是在下与雷狮的私人恩怨,今天在下必须将它了结。还希望你不要插手,事后一切责任将由在下承担。”
鬼狐就等这话呢。他提了下袖标,“好吧。但你们最好点到即止,毕竟同学间要和平友爱——”
雷狮皱眉将扫帚杆“咚”地一杵:“行了。赶紧滚您的蛋吧,一会自习室位子占不到了。”
“你——”
莱娜攥紧拳头上前一步,被鬼狐挡了下来。
“我们走,”他冷冷道,心里盘算着回去将视频剪一下匿名发上凹凸中学论坛。莱娜转头横了雷狮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
感谢看到这里的米娜桑【鞠躬】